首頁|網址|吳起|博客|人物|視頻|相冊|鄉鎮|古朝|民俗|特產|小吃|淘友|信息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吳起熱線
新年快樂
當前位置:首頁 >> 老鄉博客 >> 馮富建 >> 博客正文

【陜北下雪天】

          馮富建

陜北冬天的天氣很怪,總是讓人猜不透什么時候要下雪。

一大早,本來顯晴的天氣卻突然間變的陰郁起來,還沒等人們收拾院外的柴火,鵝毛般的雪花便狂舞起來,仿佛憋屈久了突然釋放出強大的能量。不一會功夫,整個陜北大地便被白格生生的積雪包裹起來,曠野變成了雪原,窯洞變成了冰雕,樹木變成了雪樹,早起的人們也都變成了雪人,天地共色,渾然一體。

雪花如一個個潔白的精靈,飄灑在蒼黛黛的黃土高原上,給人一種愜意而神圣之感。

慕雪走出院外,那片片飛舞的雪花猶如好客的陜北農人,紛紛零零地迎合而來,輕拍著臉頰,似乎在熱情地親吻久別的情人,讓人會意無限,想象無窮。好雪,好雪,瑞雪兆豐年,看到天降雪了,村子里的人們紛紛走出院外,站在鹼畔上,興奮地寒暄起了這場久違了的冬雪。是啊!這的確是一場好雪,去年整個臘月,天干氣躁,以致老人小孩感冒頻發,人們日夜都期盼著天降一場大雪,讓干燥的氣候變得濕潤一些,但雪卻姍姍來遲。還好,在人們幾乎絕望的時候,它悄然而至了。有了這場及時雪,空氣濕潤了,人們感冒發病率就會降低,今年的春耕也便有了希望。

雪一旦下起來,就不會很快停歇,而是一會大一會小,似停非停,讓人難以捉摸。但在中途稍微停歇的一小會兒,勤快的人們很快就會將院子里的積雪清掃堆積,還會將通往牛羊雞舍以及茅廁的道路掃干凈,這一條條掃出來的便道,猶如一個個小型交通樞紐,點綴著雪中的村莊。

雪后,站在陜北高原的至高點上,望著千里覆雪的曠野,不由驚呼大自然鬼斧神工般地締造了如此壯觀的景象,怎一個美字了得!縷縷冬陽潑灑在積雪上,綻放出五彩斑斕的微笑,蹲下身去,仔細觀看,才覺得片片雪花都如精雕細琢的藝術品,晶瑩透剔、美倫美奐,令人陶醉不已。

好動是男孩子們與生俱來的特點,雪剛停下來,他們便不安分了,默契地聚集在一戶人家的院子里,自分派別,打起了雪仗。只見你手里捏一個雪球,他手里抓一把雪花,互相追逐著,扔打著,搗蛋的孩子還會將雪屑灌入玩伴的脖頸,玩伴承受不住雪的冰涼痛苦地呲牙咧嘴、大喊大叫。有時候手里的雪球捏的太瓷實了,挨打的玩伴難以忍受疼痛躲在墻角低著頭直哭,但貪玩是孩子的本性,疼過了,哭過了,馬上又會參與到打雪仗的行列。孩子手里捧著雪球玩久了,就會被凍得皴裂,但由于當時玩的興致并不會察覺,等回到家里猛然間遇暖后,就會癢痛難忍,失聲大哭。孩子是父母的心頭肉,看到孩子凍傷了手,父母馬上會找一些干糜草,并將其點燃,用糜草煙給孩子熏烤凍傷的手,還挺管用。女孩子生來乖巧、文靜且愛美,往往在男孩子打雪仗的功夫,她們就躲在一邊堆起了雪人,先是滾一個大雪球,接著加工出雪人雛形,然后將鍋灶下面燒過的木炭鑲成雪人的雙眼,畫上眉毛,再用紅對聯給雪人染上嘴唇,最后將家里的舊草帽給雪人戴上,這樣一個雪人就堆成了,看起來惟妙惟肖。讓人不得不佩服她們的藝術天分。雪人堆好了,孩子們的臉蛋也被凍得通紅,紅蘋果一般,特別惹人可愛。

下雪天里,人們閑來無事,就喜歡串門,看到家里來了客人,熱情好客的婦女往往會將家里的豬頭肉、豬蹄子肉等調成下酒菜,與其它美食一并端上席桌,將在柜子里珍藏已久的好酒拿出來,讓男人們盡情地豪飲。陜北男人豪爽大方,喝酒干脆,喜歡在酒桌前分高下,一旦飲酒,便會一醉方休。只喝的出門時,不小心摔了一個趔趄,才知酒已喝高。主家人一旦擺上酒席就不會吝嗇,只有將客人都喝醉了,他們才覺得把客人招呼周全了。

一些會過光景、閑不住的人們,就會坐在熱炕上磕玉米棒子、做針線活,也會在舊草窯里給牲口鍘干草,他們一邊忙手里的活計,一邊邊談天說地,歡快的笑聲時而就會傳出窗外。農人們總會在勞動中尋找樂趣,以勞動為樂。

過去,農人家里沒有水井,一般情況下都是一村人都在一個井泉子里吃水。每逢下雪天,通往井泉子的道路非常泥滑,農人們吃水就成了問題。若遇到迎娶過事情,人們就犯了難,但根據當地講究,訂下的日子是不可以改動的。于是,只能動員鄰里親友們一起掃雪。無論迎娶媳婦的,還是出嫁女子的,人人都在焦急中等待消息。在城里上班假期回老家過年的人們,遇到下雪天眼瞅著到了上班時間,但也只能無可奈何地等待融雪。

下雪后,麻雀等野生動物沒有了吃食,就會來到人家院外的豬圈、雞房附近,偷吃殘留到地上的食物。記得小時候,每逢下雪,我們一群小孩子就會把握時機,在空地上撒上糜谷,支架起篩子扣麻雀。有時候,還會用鐵絲擰出一些小鐵環,在山上套野兔、野雞,運氣好時還能套住獾,帶回家里美餐一頓。

冬日里,如果久不下雪,氣候干燥,上了歲數身子弱的老壽星們往往會因感冒而撒手人寰,祭悼活動中出喪的人們拉著長長的白帆順著山路盤旋而上,悲哀的嗩吶聲和撕心裂肺的哭叫聲會給本來歡快的冬日平添幾分凄涼。

一場雪不會持續太久,一般下個一天一夜或者兩天兩夜、很少有持續四五天的,但是融雪卻需要一周或者半月二十天。當天氣轉晴后,在陽光溫潤的照耀下,向陽處的積雪便開始融化,一片片、一塊塊、一洼洼蒼黛黛的地皮逐漸裸露出來,與背陰處光照不足而未消融的積雪相映襯,遠遠望去,山溝的輪廓更加分明,儼然一副絕美的水墨畫。

陜北無雪不成冬。冬天,迎來一場大雪,大地、村舍、樹木披上銀裝,顯得格外美麗。雪能掩埋整個冬季的枯燥無趣,更能給農人們春耕秋收注入濕漉漉、沉甸甸的希望。我為自己生活在陜北而無比自豪。我相信,來年的陜北冬雪一定會如期而至。


 
免責聲明:本博客文章系通過RSS調用從其它博客網站獲得,本站非原始發布站點,博客中陳述文字和內容完全屬博主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博客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若博客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直接與博主聯系!

最新博客:

博客主人
馮富建
馮富建
現就職于吳起縣委政法委
地方特產
米酒 沙棘果 羊毛地毯 羊肉 山杏 蕎面饸饹 剁蕎面 蕎麥香醋 蕎麥
河北11选5走势图爱彩乐